废弃多年的游乐场 却是城市探险者的最爱


于我而言,寻找废墟是一次次穿越时空的旅行,是在不同真实间的转换或是记忆再现的过程,是对时空连续性的再次确认。

信息好像探照灯射出的光束一样,落在光束之外的事实就是被排斥的意义,不会出现在日常生活中。

那些历经宣传而举世闻名的旅游景点,无论是旧有的还是新造的,全都包含着某种特定的意义,比如经济发展、文化遗产和价值观的继承等等。

废墟作为一种另类景观,意味着除此之外的另一条出路。

然而在半人高的茅草丛中,有一个闲置已久的创意园——你不会想到,这个荒芜的地方在创业潮期间曾经营过咖啡厅、摄影工作室,甚至还有Superdry专卖店。

地上的沥青路已经开始脱落,栏杆上的油漆也在华南的潮湿和高温下龟裂。废墟作为败落的景观是不断生成的,正如某化工厂改造的创意园里遗弃雕塑的角落,像次次潮水退却后遗留的沙痕。

当我们凝视这些废墟的时候,你我终究会打破式样意识和消费主义的桎梏,明白废墟才是世界上普遍而触手可及的未来。

废墟是除了金字塔顶端所垄断和宣示的可能性之外,另一个更为广布的、属于大多数人的未来。

当下的废墟和宣传品中那些屈指可数而反复出现的雄伟奇观一样,曾经是某个世代理想的象征,教唆一整代人为了美好前途而奉献自我。

随着理想的幻灭和时代的落幕,过去的象征符号和它的追随者如同甘蔗被卷入榨汁机一样,被榨取出剩余价值的ta们到底还是被遗弃在渣桶里。

废弃校区,广州,八十年代成教校舍废墟

探险越过时间的边疆,是从过去中获得关乎未来的启迪、重新审视现状的良方。

虽然我的探险旅行和所拍摄的图片,只是大千世界中微不足道的灰屑;但是夜空中的星瀚,也是由无数个会“发光的碎片”叠合成的。

游园的一角,两只长颈鹿在做羞羞的事情

(责任编辑:王涛_NBJ9727)